消息  76个显示页面:61100篇(次)相关文章。管理员提示:“限于网页篇幅,部分结果未予显示。”
  12月26日22时50分,记者进入百度搜索,输入关键词:“贵州茶产业”,查询到以上结果。
  结果印证:茶产业正在成为贵州特色产业中关注度很高的词汇。
  “做好每一片茶,就像我们曾经提出过的做好每一支烟、每一瓶酒一样。黔茶有了规模,有了品牌,有了市场,贵州就多了一个既能促进富黔又能有利富民的拳头!”网友一席话,道出了一种共识。
  怎样做大规模——方向不动摇
  谈到贵州茶产业的规模化,人们“言必称湄潭”。
  湄潭对茶产业有个美好的蓝图,县委书记田刚掰着手指算账:按照产业布局总体规划,到2011年春,全县茶园面积可望达到32万亩,实现茶叶产值10亿元,茶叶综合收入30亿元以上,从业人员15万余人。
  对未来的构想依托于何?田刚一语破的:“没有规模化的原料基地,就没有规模化的企业,就没有规模化的收入;没有规模化的收入,就不能规模化地富县富民。”省供销合作社主任、省茶叶协会会长张达伟快人快语:“以农民为主体,保证建园质量,集中连片做大基地规模,是当前我省茶产业发展的关键。”
  早些年,贵州曾经有一个颇显无奈的段子,大意是外省人听说贵州茶好,千里迢迢来签定单,结果是数量无法满足需要。其实,这种无奈至今还没有完全消退。我省集中成片的茶园仅有10余个,其余茶场种植茶园平均不足500亩,呈点多面少、零星分散格局。此题不破,黔茶出山就显得力量不足。
  省委、省政府对破解此题高度重视。去年省级安排了茶产业专项资金3000万元;今年投入中央财政现代农业发展资金9000万元及奖励资金3500万元,在10个县(市)加快茶产业发展,带动整合资金6.24亿元,计划新建茶园24.38万亩,改造老茶园3.28万亩。全省各地累计投入5亿多元专项资金用于茶产业发展,预计今年全省茶园面积达到140多万亩。
  扩大茶加工企业规模,是做大“黔茶”的另一翼。
  省乡镇企业局巡视员蒋先宏的看法颇有代表性:“没有规模,贵州的茶就只能停留在‘礼品’上,就难以形成真正的商品。”全省20个茶产业重点县,有165个茶加工企业,资产总额、销售收入上千万元的分别为16家和9家,100万元至500万元的分别为57家和65家,生产规模普遍较小。显然,这样的规模,离打造特色产业的“枢纽”、“龙头”,尚有很大差距。
  西部茶海集团公司的实践代表着一种发展方向:以遵义西部茶海茶业有限公司为母公司,由6家控股子公司组成,拥有12家成员单位,拥有10万余亩无公害茶园基地和近2万余亩有机茶园。茶叶生产能力从年产200吨提高了10倍,销售收入从800余万元增至8000余万元,近3万茶农受益。
  做大黔茶,离不开“有形的手”。无论是做大基地规模,还是做大企业规模,都必须努力实现政府部门引导扶助、金融部门资金支持、各种社会资金整合。政府不动摇,各方齐努力,贵州茶产业才能坚定不移地走规模化发展之路,才能真正体现出规模效益。这是各地干部群众的共识,更是“黔茶出山”付诸实践的重要内容。
  如何打造品牌——聚指方成拳
  去年,印江自治县茶叶销售量700吨,销售收入1500万元,比2004年分别增加45.8%和54.6%;2008年前三季度,茶叶销售量760吨,收入1650万元,比2007年又分别增长8.6%和10%。银辉茶叶公司总经理卢银辉如此诠释:“整合茶叶品牌这一招硬是灵。”
  印江最多时有30多家茶叶加工销售企业。自2005年以来,该县借助梵净山声誉,通过政府引导组建茶业协会,组织企业开展品牌整合重组,获得原产地保护。统一产品宣传、统一产品包装、统一技术要求、统一门面设置,数措并举,把原有近20个茶叶牌子归一为“梵净山”牌。在这面“大旗”引领下,印江茶叶不仅收复了“沦陷”的2个外省市场,还新辟上海、江苏、广州、北京、福建、山东、香港等10余处市场。
  一位专家这样陈述观点:一个产茶省,400来家茶加工企业中,拥有注册商标的就有近三分之一;有的县茶叶品牌竟有三四个;一些品牌年产量还不足一吨。“牌子多、实力弱、影响小”,关注黔茶,不能不关注这一现象。
  这种关注已然益发强烈。省政协组织专家深入调研后建议,集中打造以都匀毛尖、湄潭翠片、羊艾毛峰、贵定雪芽等为主的3-5个省内外知名品牌;各市(州、地)重点培育1-2个地方品牌。鼓励一般茶叶品牌向名优品牌集中,改变茶叶品牌多乱杂的现状。
  都匀市把发展毛尖茶产业作为农业产业化项目综合开发,茶叶价格上升到每公斤1200元。今年有关方面给极品都匀毛尖茶定出了最低不能低于3880元的市场价,缩小与西湖龙井、碧螺春等其他中国十大名茶在价格上的差距。
  当然,打造“黔茶”品牌,着力内容决不仅如此。但一俟破题,其难以估量的“井喷”效应和效益值得预期。
  能否开拓市场——推介破坚冰
  “以前为了开拓市场,我们都是背着茶叶到北京、上海一间间茶庄推销,每次都留下联系方式,希望他们品过茶之后能跟我们订货。”黔南佳茗商贸有限公司茶叶加工厂负责人谢礼春说起闯市场的经历,颇似“黔茶”这些年闯市场的缩影。
  任何商品,如果不能打动市场这个“考官”,就不可能被“录取”。对于贵州茶这个“考试经验”不足的新“考生”更是如此。
  北京马连道茶缘茶城总经理马武支招:“就算茶质再好,没有销区的支撑也是徒劳。在目前品质已确保一流的基础上,应该集中力量解决黔茶销路问题。”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研究员鲁成银建言:“通过各种渠道加强品牌宣传,使外面了解贵州不仅有茶而且还有好茶。”
  有识之士指出:开拓黔茶市场,一是做好多层次多渠道的产品推介,二是做大做强茶产业流通企业。
  自2006年以来,省农业厅连续3年组织省内茶叶企业集体到北京、上海、广州等茶叶重点消费区参加展评推介,并在贵阳、北京、广州等地举办现场品茗活动,今年已在贵阳接待来自北京的4批茶商。一向认为贵州茶没有规模的广州一家大型茶叶交易中心的老总,在参加完第九届广州国际茶文化博览会贵州茶叶推荐活动后,表示近期来黔考察。
  省农业厅提出,以政府搭台、茶叶企业集群唱戏的方式,面向茶叶重点消费市场和销售区域培育和拓展市场。实行“群狼战术”整合资源展示贵州绿茶优势,整体推介黔茶品牌,破除贵州茶叶长期以来有名无市现象。省供销社制定了《贵州茶产品全国展示推广中心建设方案》,黔茶推介之风正在吹向全国。针对“黔茶”批发市场中,只有贵阳太升批发市场和湄潭茶城交易额过亿元的事实,上上下下正为之思索和热议。
  茶产业发展要注重与乡村旅游资源有机结合。有关方面正在设想规划:沿贵黄公路建成以平坝、西秀为核心的茶园观光产业带,沿湄潭等县开发遵义茶园观光旅游和乡村生态旅游线路,随厦蓉高速公路、贵广快速铁路规划建设茶叶景观长廊。一些客商已经看到商机。广西中美投资集团就在都匀小围寨投资开发7000余亩荒山,进行茶园及旅游综合开发。
  怎样踏破“黔茶”有名无市坚冰,一篇大文章正在破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