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园里,茶农正忙着采摘新茶。图片由黄山王光熙松萝茶业股份公司提供

初夏的风,吹醒了横江畔的茶山,目之所及全是绿色,间或有穿梭在茶垄间移动的身影,那是采茶工在摘下一年里的丰收。

离横江仅5公里的松萝山,系黄山余脉,这里盛产誉有“徽茶始祖”之称的松萝茶。随着三月春茶如期而至,这片土地,在氤氲茶香中感受着忙碌。

不同往年,今年疫情和采茶季撞个满怀,让不少外地采茶工不得不被迫“爽约”,从茶季一开始,就给不少茶企出了道难题。

身为松萝茶的传承人,王光熙感受颇深,也最有发言权,“前期解决的是采摘难题,当下破解的是销售困境,对于不少茶农来说,一季茶叶就是一年收成,耽误不得,也耽搁不起。”


松萝茶传承人王光熙。图片由黄山王光熙松萝茶业股份公司提供

松萝茶业是王光熙一手创办,早在上世纪80年代,还是村支书的他,就背着布包,扛着茶叶,走南闯北跑市场。因为打开了销路,在上海内贸市场年销售松萝茶超40万斤,让他一度成为蜚声茶界的“上海炒青大王”。

自2020年疫情以来,国际海运费的大幅度上涨,是王光熙始料未及的。

“过去茶叶出口法国,一个集装箱的运费是1500元,最高峰时涨到了1.6万元,足足是原来的10倍多。”王光熙直言,本身出口茶卖的就是薄利多销,这样一来,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关键还存在到港滞留的风险。

松萝茶业一年可产干茶2000吨,出口比重占八成左右,远销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对于一家以外贸为主的茶企而言,在疫情大环境下,物流成本上涨无疑是雪上加霜。


制茶工在车间里挑拣松萝茶。王锐 摄

即便如此,松萝茶业一天的干茶出货还有15吨左右。“都是几十年的老主顾,不能单纯依靠提价来解决运输成本问题。”下海多年的王光熙有着自己的经商之道,通过精工细作,提高茶叶品类,升级加工产线等方式降低成本。

“再难也要保茶农销路。”王光熙说,在工艺上精益求精,成本下去了,效率上来了。

“就目前来看,茶农收入与去年相比基本持平,虽然前期受低温、雨水影响,名优茶产量减少,但中低端茶产量明显高于往年。”王光熙分析道,我们鼓励茶农采摘,坚持应收尽收。

茶工紧缺、销路不畅……在黄山市,今年不少茶企都面临着同样的困扰。“明前茶贵如金”的春茶,其销量往往左右着他们一年的收益。

“黄山市山多、地少,是典型的小产区农业。茶产业一头连着茶农,一头连着消费者,小小的一片茶叶,是绝对的支柱产业,也是生态产业和富民产业。”黄山市副市长张正竹如是说。

在茶叶上市前期,黄山市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茶叶经济,确保“防得住疫情,闻得到茶香”,推动茶产业稳步发展。截至4月30日,全市茶叶产量1.2万吨,同比减少1.2%;产值29.9亿元,同比增加0.5%。


目之所及都是绿意的祥源祁红茶叶基地。图片由祥源祁红茶业有限公司提供

从黄山市区出发,顺着蜿蜒的高速,驱车抵达祥源祁红茶业有限公司时,63岁的生产部副经理刘云杰,已在制茶车间忙碌了半天。

“一个多月以来,我们是开足了马力忙生产,产量较去年上涨了15%左右。”尽管戴了口罩,但眉宇间仍能看出他的意气风发。

祁门县是中国红茶之乡,拥有茶园面积20万亩,绝佳的自然环境诞生了享誉世界的祁门红茶。每年进入三月中旬,当地就陆续迎来春茶的集中采摘。

“目前已累计生产干茶110吨,消纳鲜叶近500吨。”祥源祁红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姜红说,采摘前期,受疫情影响,一度出现茶工人手不够,好在及时从周边招聘的采茶工陆续到岗,这才确保了新茶顺利采摘。


眼下正是茶叶上市旺季,茶厂生产不停歇。吴焰 摄

“越是疫情影响,越是要24小时生产。”在姜红看来,疫情期间,外地茶商进不来,作为本地茶企,理应在这个时候扛起责任,应收尽收。

眼下,春茶采摘接近尾声,一周之后就将迎来夏茶开采。

姜红告诉记者,这两天总算可以稍微“消停”一下,半停工半加工状态对设备进行保养维护,“危中寻机,保完春茶之后,接下来就是保夏茶。节骨眼上,我们就是要确保茶叶摘得下来,也能卖得出去。”

统筹/策划:吴 焰

文 字:汪瑞华 游 仪 李俊杰

摄 像:王 锐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皖高峰工作室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