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天目湖白茶采收季最为忙碌的“白+黑”工作模式过后,江苏省溧阳市政协委员、溧阳市茶业行业副会长葛联敏依然没有闲下来。他一方面将目光聚焦在疫情防控形势下茶产品的流通运输,一方面开始复盘起今年的茶叶生产来。而这第二方面内容,已是这位深耕行业24年来的茶人雷打不动的习惯。


今年,茶叶生产设施的闲置率,成了他最为关注的焦点。“茶叶制作加工季节性特别明显,于独特的天目湖白茶生产而言,本身就是时间紧、任务重、周期短。”葛联敏说,而今年由于天气变化、疫情反复等诸多原因,天目湖白茶的生产周期较往年缩短了近一半,这也使得一些规模化茶企生产设施设备的“闲置”问题显得尤为突出。

而于一些中小茶企而言,情况则恰恰相反,加工设备是他们的短板所在。“我做过统计,当前全市拥有各类茶叶生产经营主体300余家,而具有生产许可证的只有70家左右,占比不到25%。大批量的经营主体由于缺乏必要的加工装备和手段,使得产品的品质从根本上难以得到保证,最终严重影响到天目湖白茶整体的美誉度、品牌力及其相关延伸价值等的有效提升。”为此,葛联敏建议,可以在政府及有关单位的支持下,在规模茶企的配合下,建立集约化茶叶集聚加工区,可以先设立10个单独车间,在一个加工厂内组织生产。


“一方面,可以提高加工设施设备的使用率、降低闲置率;一方面,可以为小规模种植户解决生产痛点;一方面,有利于政府部门做好监管,更值得一提的是,天目湖白茶的生产加工朝着规模化、清洁化、标准化、工业化方向发展,各方力量拧成一股绳,更有利于打造天目湖白茶这一溧阳市区域性公共品牌,令品牌的影响力做大做强。”葛联敏说。

在茶旅建设上,这样的联合思路,同样可以实现“1+1>2”的效果。“‘三山一水六分田’的地貌赋予了溧阳山水的灵性,优越的生态环境、独特的气候条件滋润了溧阳茶尤其是天目湖白茶的生长和品质。日前,中国茶叶流通协会还授予溧阳‘特色白茶之乡’称号,天目湖镇也被授予‘中国(天目湖)白茶小镇’称号。”葛联敏进一步介绍,当地很多茶企分布在不同地段,逐渐形成了各自的特色和风格,如果能把它们串珠成琏,进而形成特色“茶旅融合”参观游览线路,对内与对外都将起到引领和影响作用。

“建议政府部门会同行业组织对有特点的该类企业进行分类编号,比如针对生产性企业、创新性企业、品牌宣传展示性企业等作出梳理,并逐步推向市场,最终形成社会各方参观游览性的不同风格的环线展现平台。”葛联敏说。在这番深思熟虑的基础上,前不久,他提交了《关于深入推进茶旅融合特色城市建设集约高效利用天目湖白茶行业资源的建议》的提案,将自己的所思所想融会其中。

“看似简简单单、千余字的提案,要提高质量,一定要把调查研究做扎实。”为了让这份“履职作业”更加有的放矢,葛联敏在深入走访调研溧阳茶产业的同时,积极去其他茶叶生产省份“取经”,足迹遍布四川、湖北、贵州、浙江等地,将吸收到的心得进行“内化吸收”,提出更能适用于当地的因地制宜的建议来。

“作为来自民营企业的政协委员,我一方面要做大做强企业,通过‘公司+基地+茶农’模式带动茶农共同富裕;另一方面要主动倾听茶行业的一线声音、一线诉求,争取参政参到点子上、议政议在关键处,交出高质量‘履职作业’。”葛联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