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日,

网红奶茶“茶颜悦色”快闪店在深圳开业。

据报道,

当天排队预约的人数甚至突破5万。

而购买茶颜悦色的代购费或者黄牛号,

被炒到200至500元人民币不等。

网友戏称:

“坐飞机去长沙买可能更快些。”

有人迷惑了:

“茶颜悦色有这么难买?

我家门口就有啊,天天喝。”

恭喜你,

大概率是买到了“茶颜观色”


相似度极高的店名、包装、装潢......

“茶颜悦色”和“茶颜观色”,

谁是“李鬼”?

2022年3月8日,

最高人民法院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第五次会议上的工作报告中,

提到“茶颜悦色”奶茶诉“茶颜观色”不正当竞争一案。

一家奶茶店的维权案,

为什么能和众多关乎国计民生的案件一起

进入最高法的工作报告?

其背后是国家对“李逵vs李鬼”、

“劣币驱逐良币”等市场问题的关注,

以及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决心。

2022年5月11日,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今日说法》

播出节目《两“茶”之争》,

对这起案件进行了详细拆解。

明目张胆蹭热度,

欺骗消费者,

“李鬼”为何如此嚣张?

“茶颜观色”:

加盟店到处开,利润高达50%

雷同的装潢设计,

真假难辨的店面招牌

......

随着茶颜悦色名气逐渐打响,

市场上出现了不少山寨模仿的品牌,

其中打“擦边球”最明显的就是“茶颜观色”。

“茶颜观色”是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旗下的加盟品牌,

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

“(茶颜观色)可以有50%的利润。”


“李鬼”不惧李逵:

“就蹭热度,你管我?”

“茶颜悦色”深耕长沙本地市场,

“茶颜观色”则开在其他城市,

二者本来相安无事。

然而,

在“茶颜悦色”开店第六年,

店铺斜对面赫然出现一家“茶颜观色”。

无论是外观还是广告,

二者都极为相似。

很多游客慕名去买“茶颜悦色”,

却买到了“茶颜观色”。


对此,

这家 “茶颜观色”的店长直言不讳:

“我就蹭热度,你管我。”

“李鬼”反告:

“茶颜悦色”侵权

2019年10月,

洛旗公司起诉“茶颜悦色”,

称其使用的商标、字体与自家商标相似,

构成侵权,

要求“茶颜悦色”方赔偿损失、发表致歉声明。

然而,

“茶颜悦色”商标注册于2015年,

而洛旗公司成立于2017年,

2018年从第三方处受让获得“茶颜观色”商标。

对此,

洛旗公司代理律师表示,

“茶颜观色”商标在受让前,

已于2008年成功注册,

比“茶颜悦色”更早。

法庭认为,

“茶颜观色”商标在注册后几乎无人知晓。

2018年,原告洛旗公司在

理应知晓“茶颜悦色”知名度的情况下,

仍然受让使用注册商标“茶颜观色”,

并以此提起商标侵权诉讼,

主观恶意明显,

驳回了洛旗公司的诉讼请求。

“茶颜悦色”怒诉:

洛旗公司属于不正当竞争

2020年8月,

“茶颜悦色”将洛旗公司、刘琼饮品店等

一并起诉,

理由是“洛旗公司使用与茶颜悦色相似的装饰装潢进行宣传,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

一审判决被告洛旗公司和凯郡昇品公司

停止在全国范围内与“茶颜悦色”

相同或近似装潢的广告宣传、

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并赔偿“茶颜悦色”的经济损失

及合理维权费用累计170万元。

一审判决后,

“茶颜观色”众多加盟商也受到牵连。

有的加盟店被当地商场劝退,

有的加盟店被市场监管局要求进行整改。

加盟商称,

洛旗公司曾宣传“与茶颜悦色是一家公司”:

“觉得自己被骗了,又不敢承认,

很丢脸的感觉”

“很担心,不敢再开下去,

怕茶颜悦色告我们”。

当他们前去维权时,

洛旗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两“茶”之争,

“李鬼”为何如此猖狂?

中国人民大学刘俊海教授表示,

一个原因是,

部分经营者唯利是图,

当违法收益高于违法成本,

有些企业就会铤而走险;

另一方面,

部分受害品牌企业只注重市场拓展,

而忽视了权益保护,

或是考虑到自身体量不大,

便漠视了侵权行为,

甚至希望山寨企业给自身带来影响力,

这是非常危险的想法。

被侵权企业如何避免被“李鬼”盯上?

品牌企业应趁早申请专利、注册商标;

品牌企业可通过大数据、大分析等现代技术手段及时跟踪、固定和保全侵权证据,将侵权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避免侵权企业发展壮大后增加维权成本。

加盟商受到企业的诱导、欺骗,是否可以提出索赔?

中国人民大学刘俊海教授建议,无过错的加盟商可以凭借合同、证人证言等相关书证、物证进行维权,向侵权的企业总部提起民事责任诉讼,追究其违约责任。

那么问题来了:

你喝的是“茶颜悦色”,

还是“茶颜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