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历史上,宋朝向来不以武力自居,且在各朝历代中国土疆域最小,更在南宋时期偏安一隅,但是它在艺术美学艺术方面的造诣却超越了世界一千年。

这是因为宋历代君王都崇尚文治,成熟的哲学思想,赋予了宋代美学强烈的人文精神和至纯至雅的独特风貌,成就了中国传统审美的文化之源。

如今的“宋代”早已不再只是朝代的名称,而演变成了艺术史中一个独特的美学符号,宋瓷、宋画、宋茶、宋花道、宋式家具更可谓是艺术的极致。提到“宋画”,我们会想到《清明上河图》;提到“宋茶”,我们会想到“分茶雅风”;提到“宋瓷”,我们则会想到五大名窑之首——汝窑。

北宋汝窑

汝窑兴盛于北宋时期,它的造型古朴大方,以名贵玛瑙入釉,有“玛瑙为釉古相传”的赞誉。色泽独特,随光变幻,观其釉色,犹如“雨过天晴云破处”、“千峰碧波翠色来”之美。


东道主人玉虎壶,延续了北宋汝窑古朴大方的造型

相比起其他的瓷器,汝窑的釉面淡青高雅,造型讲究,不以纹饰为重,只能用“素雅”二字来形容。如果真的要在釉面上寻找饰纹,那么在烧制过程中开裂的细纹开片就是它最为天然的点缀。


在烧制过程中开裂的细纹开片,是汝窑最天然的点缀

只可惜,即便汝窑被誉为“瓷器之魁”,也没有逃过战火的烧掠。靖康元年,北宋发生了靖康之变,次年被金国灭亡,汝窑也因此只存世了二十余年便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当汝窑来到21世纪

俗话说“乱世买金,盛世藏瓷”。


“乱世买金,盛世藏瓷”。时隔12年,始发价仅为1200元的东道汝窑天虎茶壶半组现已飙升至三万元

如今中国国力的强盛让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瓷器的收藏。汝窑代表着北宋极简主义的审美风格,并且用自身的美感诠释了“素”与“雅”的完美结合,用实力占据了收藏家们的心头。

2008年,“东道”在扎根北宋美学思想和烧制技艺的基础上,用现代先进的烧制工艺成功复烧了汝窑,让这个“瓷器之魁”得以在当代重见天日,并且让茶圈内刮起了一阵持久的“养杯风”。


 以北宋汝窑为原型的“东道汝窑传世系列”

养 杯

养,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动词。

根据网上的解释,“养”可以指“抚育,供给生活品”;可以指“饲养动物,培植花草”;也可以指“使身心得到滋补和休息”。大家肯定听过养宠物、养心、养病、养育,但是“养杯”却是一个陌生且新奇的词语。

其实,“养杯”的概念并不难理解。汝窑茶器釉面的开片在使用过程中会沁入茶汁,在茶界堪称一绝,因其会自然形成开片纹,故有“养杯”之说。


养杯前(左),养杯后(右)

前面说到,汝窑釉面的开片纹是它天然且素雅的点缀,而来到思想多元的当代,通过茶汤为开片纹“二次创作”不妨是个更加充满趣味的品赏方法。

这种最初的釉表内纹,通过人为养成后,转换为一种自然美妙的装饰,赋予它新的色彩和纹路,深浅相互交织叠错,给人一种好像杯子裂了的错觉,有种惊为天人之感。


汝窑开片后,原本的开片纹将转为自然美妙的装饰

养杯为什么让人着迷

养杯的迷人之处在于它特有的成就感。杯的养成是茶人与茶杯通过沟通、使用,自然而然的成长过程。茶色浸染开片,既需要日复一日的用杯养杯,也需要时机缘分的点拨。某天,你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茶盏的内壁在茶汤的滋润下,开片纹格外显眼,这些纹如碎玉留痕形色动人,放在手中把玩,令人爱不释手。


开片纹如碎玉留痕形色动人,让人爱不释手

作家黎戈说过:“任何一件事,他们都想快快总结出一个道理,然后就觉得获取了意义感,而他们错过了真正重要的东西——过程。”

所以,养杯的迷人之处也在于它可以修身养性。众所周知,把一个杯子养好的关键不在于快,而在于细。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中,养杯的漫漫过程可以让人达到坐禅修身的效果,用平和、细腻的方式向世人传递着“欲速则不达”的处世观念。

 结 语

时代的更迭让汝窑从北宋时期的藏器,变化成如今兼顾赏品玩藏的器具,多元的时代赋予了汝窑更多的价值与意义,也让养杯藏汝更加具有趣味性。


身为东道“尊”系列的首作,虎尊极具收藏价值

相信在东道的号召下,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瓷器爱好者跻身汝粉团体,为复兴中华汝窑的事业添砖加瓦!